命途多舛(1 / 2)

航思提示您:看后请收藏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善寻在道观住了几日,一天早上,天气晴朗,陈书白提着一个箱子,来到道观,叩了叩玄机的门,玄机打开门,见他一身青衫,站在门口,笑道:“你想好了?”陈书白点点头:“师父,多问也是寻常,我决心出家了。在这里,每日听师父教诲,没事看看外面风景,这一生也值得了。”

玄机听了,让钱富把慕容安,慧明,刘声喊来,玄机坐在椅子上,陈书白跪了下来:“师父在上。弟子出家,无志无德,无喜无乐,也无反悔。只为道门之下,机缘路上,多一位弟子,陈书白。”随后站起来,把茶递了过去,玄机喝完茶,拿出剃刀,割下他耳边一缕头发,道:“你入了道家,其余不谈,有两样你要遵守的。一是戒酒,二是戒色。”陈书白道:“弟子理应遵守。”玄机笑道:“见过你师兄弟吧。”随后和慕容安,慧明,刘声,钱富,善寻一起结缘,入了道门。

出了玄机房门后,慕容安道:“你身子瘦弱,没有合适的衣服。钱富,你带他出去,做一件道袍。”陈书白,钱富,善寻一起出门了。路上,陈书白道:“善寻,你这次回来,是长久出家,还是住一段时间。”善寻沉默一会:“我只是想你们,过来看看的。时间一到,我就离开了。”找到服装店,给陈书白量好尺寸后,预订扑道袍时间,几人出去了。陈书白见钱富一脸清消,道:“要不趁此机会,看看那个女子?”钱富想了一会,挠头道:“还是去吧,看你出家,我对她关心,反而增加了。只想她怎么活,日子好不好。”

走了不远,就来到一个村落,高矮不平的房子,挤在一起,钱富带他们来到一间平方前,敲了敲门,不一会,一个五岁的女孩打开门,有些害羞:“叔叔好。伯伯好,哥哥好。”女孩一双脸蛋红扑扑的,水汪汪的眼睛,似乎不知忧愁是何物。钱富把她抱了起来:“妈妈呢?”小女孩望着屋里:“在睡觉呢。”几人走进房屋,里面堆满杂物,窗子也破旧了,几缕阳光照射进来,落在女子脸上,女子睁开眼:“茜儿,谁来了?”

钱富放下女孩,女孩跑到床前:“妈妈,钱富叔叔来了。”女子爬起床,对着桌上镜子打扮起来,透过镜子,女子已非当年,面色饥黄,头发也失去色泽,眼神也暗淡很多,只有模样,还依稀是当年。女子打扮好后,开始收拾家里:“钱富,这两位客人是谁啊。怎么没见过。家里小,也没地方坐。”说完拿出几个凳子,给三人坐了下来。茜儿则一脸兴奋,在屋里跑来跑去。

钱富道:“你找份工作,也比睡觉强。”女子一脸不屑,笑道:“以前唱曲,还有人听,现在没人理了。工作嘛,我睡几天,给人当保姆去。要不是茜儿,我活着也是多余。随他吧,过些年我死了,你找个地,把我埋了就行。什么也不要,就立个碑,把我唱戏的像,刻上去。”钱富道:“茜儿呢,你不管了?”女子笑道:“管不了。我病了好几年,做事没力气,嗓子也坏了。过几年,就把茜儿送人了。”茜儿听了,跑到她前面:“茜儿不送人,把妈妈送人。”女子摸了摸茜儿的脸,脸色显得苍白。陈书白道:“我知道一个地方,大概可以收留她。”钱富听了,喜道:“哪里?”陈书白道:“杂技团。离梅里不远,有个杂技团,收留一些孤儿。我以前看过他们表演。”茜儿听了,趴在陈书白腿上,抬头望着他:“好玩么?是不是很多小孩。”陈书白笑道:“是很多小孩,不过不好玩,很辛苦。有时候饿肚子。”茜儿听了,头摇得像拨浪鼓:“不去。我要读书,去学校。”

最新小说: 四合院:神级选择之傻柱是厨神 年轻继母献血救子,自己病危时,继子报恩捐骨髓相救 一胎双宝,爹地又扒妈咪马甲了 《麟天烈》 清萍间 不装了,我是厨神我摊牌了! 直播:我科普精灵,竟成了掌门人 我在梦里钓命运 家常菜从杨洪昌开始